首页
>新闻资讯>商务动态

欧洲经贸信息(2022年 第1期)

发布时间:2022-03-30 11:27浏览次数:

 驻荷兰经贸代表处                       2022年3月

 

芯片短缺影响2021年荷兰汽车销量

荷兰广播电视公司报道,根据荷行业协会数据,2021年荷兰汽车销量同比减少9%以上。全年共有322,831辆新乘用车注册登记,注册的前五大品牌分别为大众(31059)、起亚(30028)、丰田(23022)、标致(20283)、斯柯达(20215)。销量减少主要受芯片短缺、供应中断影响。延迟交付对电动汽车市场也有影响,行业协会担心消费者对电动汽车新车市场信心不足,希望荷政府对电动车的补贴政策能带动电动汽车消费。

 

2021年荷兰人口增长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荷兰中央统计局消息,2021年荷总人口近1760万,新增人口11.8万,其中人口自然增长超过1.1万(死亡人口超过16.8万,新出生人口近18万),净移民人数近10.7万(移入人口超过24.5万,移出人口13.9万),人口增长基本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战争乱世下,荷兰消费者信心水平跌至几乎最低点

荷兰中央统计局(CBS)的数据显示,现时消费者对经济和自己的财务状况变得更加悲观,认为当前不是进行大宗购买的有利时机。自乌克兰战争以来,消费者信心水平进一步下降。数据估计,3月份的荷兰消费者信心指数将为-39,这意味着对经济持悲观态度的消费者明显多于对经济抱有积极预期的消费者。一个月前,这个数字仍然是-30。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称,现在测量的消费者信心水平几乎是有史以来最低的数字。在2013年初,当时曾录得更低的数字。消费者信心和消费意愿是经济增长预期的重要信号。如果消费者的支出低于预期,这将导致经济增长放缓。荷兰中央银行上周警告指,如果家庭和企业对经济的信心减弱并开始减少支出,今年可能会出现衰退。CBS数据显示,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已降至8.5年来的最低水平。消费者对自己来年的财务状况也变得更加消极。实际消费者支出的最新数据并未显示下降。1月份,消费者的支出比一年前增加了11%。

 

中国小鹏汽车正式进入荷兰

汽车行业网站autorai.nl 3月14日消息,荷兰又多了一个新的中国汽车品牌:小鹏。P5是小鹏在荷兰上市的首款车型,已经可以接受预订,将于今年晚些时候交付。消费者可以在小鹏位于Leidschendam的首家体验店里体验P5汽车。P5是一款与特斯拉Model3竞争的家用车,电池容量为66千瓦时,理论上续航里程可达465公里,稍后可能会提供更大电池组。目前尚不清楚P5在荷兰的售价,在中国的售价约为33,000欧元。现在还不能订购,但可以通过小鹏应用程序或网站预订。从今年秋季开始可以试驾,首批汽车预计将于第四季度交付。除了P5,小鹏在Leidschendam的Westfield Mall体验店还有P7。这款4.88米长的轿车比P5(4.81 米)更大,是特斯拉Model S的竞争对手。它配备80千瓦时电池,续航里程为530公里,从启动到时速100公里用时仅4.5 秒。越来越多中国汽车品牌正快速进入欧洲,包括MG、Nio、Aiways、Seres和Lynk & Co等。这些汽车制造商进入欧洲市场时,几乎都在荷兰和挪威首次亮相。这两国都是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导者,都没有自己重要的汽车产业,这使得新品牌更容易站稳脚跟。

 

荷兰政府拨款28亿欧元补贴能源费用

NOS电视台3月11日消息,内阁已决定采取一揽子措施抑制能源价格,以提高购买力。支持措施持续至少半年,共计28亿欧元。能源增值税,即天然气和电力税,目前适用于21%的高税率。从7月1日起,将降至9%的低税率。与此同时,能源消费税将会下调。从4月1日起,无铅汽油消费税为每升17欧分,柴油为每升11欧分。市政当局将为中低收入人群额外提供能源补贴,将在此前承诺200欧元的基础上增加600欧元,总计800欧元。社会事务和就业大臣Van Gennip说:“重要的是这些人尽快收到他们的钱,这样才能支付能源账单。”“荷兰变得越来越穷,因为我们国家购买的东西变得越来越贵。”大臣说。“我们不能补偿所有人,所以目标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中央规划局(CPB)本周早些时候发布了新的购买力估计。由于乌克兰战争导致的能源和燃料价格飙升,最坏情况下,荷兰家庭今年购买力将下降3.4%。本届内阁就职时,曾承诺将保持购买力稳定。

 

2月份荷兰破产数量增加

荷兰中央统计局(CBS)3月1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月份共有150家公司和机构(不包括一人公司)被法庭宣布破产,比1月份增加41家,也高于去年12月的140家。尽管如此,与新冠危机之前相比,破产数量仍然较少。2013年5月,荷兰破产企业数量达到顶峰(816家),当年破产数量同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共有8376家。此后,破产数量连续五年下降。尽管2019年的破产数量略有增加,但水平仍然很低。新冠危机开始时,破产数量出现一个高峰,2020年4月共有338家,此后这一数字再次迅速下降。2021年8月份破产数量首次低于100家,达到三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此后有所反弹,但相对仍然较低。贸易是破产数量最多的行业,2月份共有27家破产,比1月份增加5家。贸易也是拥有最多公司的行业之一。运输和仓储行业破产数量也相对较多,餐饮行业共有7家破产,高于1月的6家。

 

荷兰女性企业家数量比10年前增加了62%

过去十年间,荷兰的女性企业家数量急剧增加。根据商会Kamer van Koophandel(KVK) 周二发布的数据,荷兰目前共有715,383名女性企业家,而2013年时则只有441,734名,相关数字在10年间增长了62%。女性在企业家总数中的比例增长速度相比男性慢。从2013年的100名男性中的 51名女性(34%)到2022年的100名男性中的59名(37%)。商会的数据显示,大多数女性企业家从事商业服务(24%)和健康(19%)的领域,大约12%的女性积极从事个人服务。专门研究创业问题的乔塞特·迪克惠岑(Josette Dijkhuizen)说,“目前的印象仍然是女性企业家主要在个人服务领域工作,例如美容和护发,但我们确实必须注意细微差别”, “虽然这个行业的绝大多数企业家都是女性,但在整个女性企业家群体中,只有12%的女性企业家活跃于这个行业。”

 

荷兰通货膨胀率下降至7.2%

荷兰国家统计局周三表示,根据统一的欧盟标准(HICP)计算,荷兰2月份的通货膨胀率小幅下降至7.2%。1月份时,由于当时有较高的能源价格,通货膨胀率被推高至 7.6%

不过,有报导指,由于没有完整的数据,有关荷兰2月份通货膨胀率的数字是初步的。

 

荷兰2022家庭能源费将上涨86%

平均而言,荷兰居民在2022年将为其能源消费支付更多的费用。据荷兰统计局(CBS)报告,这主要是由于天然气和电力的供应率提高。税收措施部分抵消了较高的费率,但根据CBS的数据,一个平均能耗的家庭今年将支付的能源费用几乎是去年的两倍。 普通家庭今年将支付2800欧元的电力和天然气费用。这与2021年相比,增加了1321欧元(86%)。据CBS称,由于不同的消费习惯和合同类型,不同家庭之间的费用在实际中会有很大差异。"一个家庭消耗的能源越多,价格涨幅就越大",CBS说。统计局在确定平均价格时,没有包括以前签订的多年期合同。据CBS称,它计算的价格变化是 "在年度消费不变的情况下,根据能源公司在相关月份提供的价格"来进行的。能源价格上涨主要是由于可变供应率的提高。这些在一年内几乎增加了350%。这意味着一个平均能耗的家庭今年将比以前多支付1700欧元,其中天然气多支付近1100欧元,电力多支付625欧元。这被今年家庭支付的能源税大大减少所抵消,一个普通家庭今年将比2021年少支付417欧元的能源税。拥有长期固定费率的消费者将不会受到供应成本增加的影响。由于减税,他们今年实际支付的能源费用将减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